太子卫朔X格中的那些桀骜与狂悖,大概也是从他父亲血脉中承袭而来的,毕竟在被众臣工推举着登上帝位之前,卫毅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儿。

    在泰安殿外等候传召的时候,檐雨想起父亲曾说过,齐国公卫毅是何等冷戾,JiNg明强g,却也铁血无情。她看着这些年,武德帝将所有的心思从都用在了权力争斗之上,杀伐果断。

    没想到,如今面对自己的儿子,竟也是同样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“檐雨姑娘,陛下召您进去呢。”

    杨公公的话打破了黑暗中的平静,檐雨跟在他身后往内殿里走,直到距离御案约莫三尺之时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垂了眼眸,行了一个极其标准的拜见礼。

    卫毅一眼掠过那张姣好的面容,并不与她虚与委蛇:“吐蕃与契丹数次来朝,都想为他们的皇子求娶大齐公主,朕膝下只得云瑶公主一个nV儿,尚蹒跚学步。”

    他当年留着前朝的公主,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派上用场,如今太子待她似有不同,也许可以用上一用。

    檐雨交叠着的手,忽然轻轻振了一下,然而她用大拇指的指甲嵌进了掌心,y生生止住了颤抖。

    见她抿唇不语的镇定模样,卫毅倒有几分赞许:“你与厉帝虽是父nV,却可为天下百姓大义灭亲。五年前,朕留你在大齐g0ng中侍奉新君,隐藏身份,也是想保你平安。”

    在他这番谆谆话语之中,檐雨的神思却恍惚起来,她脑海中先是回想起五年前g0ng变那一日,她与公主互换了衣衫,将她送出城去,又浮现出站在城楼之上,看着父亲携一众朝臣,如何在朱雀门前从容赴Si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在父亲的脸上看到眼泪,然后是鲜血。

    太子卫朔X格中的那些桀骜与狂悖,大概也是从他父亲血脉中承袭而来的,毕竟在被众臣工推举着登上帝位之前,卫毅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儿。

    在泰安殿外等候传召的时候,檐雨想起父亲曾说过,齐国公卫毅是何等冷戾,JiNg明强g,却也铁血无情。她看着这些年,武德帝将所有的心思从都用在了权力争斗之上,杀伐果断。

    没想到,如今面对自己的儿子,竟也是同样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“檐雨姑娘,陛下召您进去呢。”

    杨公公的话打破了黑暗中的平静,檐雨跟在他身后往内殿里走,直到距离御案约莫三尺之时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垂了眼眸,行了一个极其标准的拜见礼。

    卫毅一眼掠过那张姣好的面容,并不与她虚与委蛇:“吐蕃与契丹数次来朝,都想为他们的皇子求娶大齐公主,朕膝下只得云瑶公主一个nV儿,尚蹒跚学步。”

    他当年留着前朝的公主,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派上用场,如今太子待她似有不同,也许可以用上一用。

    檐雨交叠着的手,忽然轻轻振了一下,然而她用大拇指的指甲嵌进了掌心,y生生止住了颤抖。

    见她抿唇不语的镇定模样,卫毅倒有几分赞许:“你与厉帝虽是父nV,却可为天下百姓大义灭亲。五年前,朕留你在大齐g0ng中侍奉新君,隐藏身份,也是想保你平安。”

    在他这番谆谆话语之中,檐雨的神思却恍惚起来,她脑海中先是回想起五年前g0ng变那一日,她与公主互换了衣衫,将她送出城去,又浮现出站在城楼之上,看着父亲携一众朝臣,如何在朱雀门前从容赴Si。